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

【原典】孔子曰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①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②,友善柔③,友便佞④,损矣。”孔子曰:“益者三乐,损者三乐。乐节礼乐⑤,乐道人之善,乐多贤友,益矣。乐骄乐⑥,乐佚⑦游,乐晏乐⑧,损矣。”

【注释】①谅:诚信。②便辟:惯于走邪道。③善柔:善于和颜悦色骗人。④便佞:惯于花言巧语。⑤节礼乐:孔子主张用礼乐来节制人。⑥骄乐:骄纵不知节制的乐。⑦佚:同“逸”。⑧晏乐:沉溺于宴饮取乐。

【译释】孔子说:“有益的交友有三种,有害的交友有三种。同正直的人交友,同诚信的人交友,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,这是有益的。同惯于走邪道的人交朋友,同善于阿谀奉承的人交朋友,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,这是有害的。”孔子说:“有益的喜好有三种,有害的喜好有三种。以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,以称道别人的好处为喜好,以有许多贤德之友为喜好,这是有益的。喜好骄傲,喜欢闲游,喜欢大吃大喝,这就是有害的。”

解读

结交好友有益自身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孔子提出了一个交友、择友的基本原则,他说:“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”孔子从自己的生活体验中,总结出以三种人为友是有益的:一种是“友直”,“直”,指正直,就是说要选择那些正直、爽快的人为友;“友谅”,谅指诚信,就是要选择那些真诚守信的人为友;“友多闻”,多闻,指博学多识,就是要选择那些博学多闻、见多识广的人为友。他认为,与这样的人交友才是有益的。有一年,晋国大夫俞伯牙奉命出使楚国,一路乘船而行。当船行至马鞍山下时,突遇一场暴雨,伯牙只得令船靠岸,暂避风雨。雨停后,一阵清风徐来,使他神清气爽,顿觉一路疲劳一扫而尽。他急忙走进舱内,取出瑶琴,置于船头,席船而坐,面对眼前的高山流水,尽兴地弹奏起来。悠扬的琴声伴着雨后的轻风,传到了正在山上砍柴的钟子期耳中,他立即停下手中的刀斧,沿着琴声,来到附近,隐于树后静听,并伴着琴声节奏的轻重缓急,不停地击掌,陶醉其中。此时的俞伯牙也越弹越有兴致,他将一股从未有过的激情融入琴弦,尽情地抒发着内心的快感。突然,琴弦断了,俞伯牙顿感蹊跷,他隐隐觉得附近有人在听他的演奏,于是来到岸上寻找。突然,他发现了隐于树后的钟子期,便热情地请他到了船上。随后,伯牙鼓琴弹奏了一首《高山流水》曲,问钟子期可知其意。子期说:“太好了!峨峨如泰山,荡荡若江河!”听完子期的回答,伯牙喜不胜收,顿觉相见恨晚,他为自己找到了多年难遇的知音而高兴。于是,他们越谈感情越近,越说兴致越浓,两人由此结下了莫逆之交,并相约第二年再来此地相会,重述知音之情。谁知此次相会后,钟子期突染重病,抱憾而亡。第二年,俞伯牙如期赴约,久等不见子期前来,便携琴找到子期家中。得知子期病故,顿觉五雷轰顶。当即请人将他带到子期坟头,长跪不起,哭诉知音难觅之情。随后取出瑶琴,在子期的坟头弹奏一曲后,将琴摔碎以谢这位难得的知音。“高山流水遇知音”的佳话流传千古,“知音”不仅成了“知心朋友”的代名词,也成了高洁友谊的象征。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。赛德翰曾经说过,和一个好人或者坏人说话时,人的下意识就会受到好的或坏的影响。因此,结交朋友的时候,一定要结交那些品性高尚的人,宁缺毋滥,宁可孤独,也不找小人为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