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六艺

  〈述而6〉子曰: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﹝或作“游”﹞于艺。”

  虽然本章没有主词,但是延续着本篇开始的孔子自述,恐怕还是应该在这样的脉络(语境)来理解比较好,这是“依脉络解经”的方法。

  孔子自述说:“﹝我是﹞立定志向实践修己安人之道,修德为依归,安人为目标,乐于学习六艺。”

  这章有四个动词﹝志、据、依和游﹞和四个名词﹝道、德、仁和艺﹞。四个动词古人都分别解释,四个名词也都认为有高下胪列的差别﹝道最高,艺最低﹞。我觉得“志于道”是总纲,其余三项是分别举例,也就是说,“据于德”、“依于仁”和“游于艺”是孔子“志于道”在日常生活中的三种体现。

  “志”,何晏解作“慕也”,皇侃稍加发挥说是“在心向慕之谓也”,朱子的解释最有名:“心之所之之谓”,毓老师喜欢王夫之“心之所主”的解释。“志”当动词用,《论语》中有“志学”(〈为政4〉)、“志仁”(〈里仁4〉)和“志道”(〈里仁9〉)三种说法。这章只提到“志道”显然只是比较一般性的说法,“志学”和“志仁”就是比较特殊性的说法。

  “道”的解释差最多:皇侃很平常心地说:“通而不壅者也”;邢昺有道家的口吻:“虚通无拥,自然之谓也”;朱子转回儒家:“人伦日用之间所当行者是也”;刘宝楠也以儒家为本解释为“明明德亲民,〈大学〉之道”,我就称为“修己安人”之道。

  “据”和“依”应该是类似的意思,可是古注都不愿这么明说。何晏说:“据、仗也…依、倚也”;皇侃说:“据者、执杖之辞也…依者、倚也”;朱子说:“据者、职守之意…依者、不违之谓”;刘宝楠说:“言据者,据犹守也…‘依仁’犹言亲仁,谓于仁人当依倚之也”。我怎么看都是同义字。

  “德”和“仁”也是一体两面,我认为可以分成“修己”和“安人”两项。皇侃说“德、谓行事得理者也”…仁者、施惠之谓也”;邢昺发挥何晏的意旨:“夫立身行道、为仗于德,故可据也;博施于民而能济众,乃谓之仁”;朱子说;“德、则行道而有得于心者也…仁、则私欲尽去而心德之全也”。

  “游”字都被古注释家认为不如前面三个动词来得重要,甚至带有一丝瞧不起的意味:何晏说“不足据依,故曰游”;皇侃说:“履历之辞也”;邢昺遵循何晏的说法;朱子说“游者、玩物适情之谓”;刘宝楠认为“游者、不迫遽之意”。

  “艺”、何晏说是“六艺”,皇侃进一步解释“艺、六艺:礼、乐、书、数、射、御也”;邢昺引古书做出不同的解释并且加以自己的评论:“《周礼》〈保氏〉云:‘长养国子,教之六艺:一曰五礼、二曰六乐、三曰五射、四曰五驭、五曰六书、六曰九数。’此六者所以饰身耳,劣于道德与仁,故不足依据,故但曰游”;朱子说法比较持平些:“艺、则礼乐之文、射御书数之法,皆至理所寓而日用之不可阙者也”。我觉得这些就是君子日常生活中的乐趣所在。可惜,后来大家都看不起“艺”,甚至觉得“玩物丧志”,读书人就越来越紧绷着脸,越来越远离日常生活的各种艺,成了“有才无艺”的“半人”,完全没“乐道”的样子。

  现在山东曲阜孔子研究院的十字广场上立了两座牌坊,正反两面就刻著这四句话。

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附录

  〈学而11〉子曰:“父在,观其志;父没,观其行;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。”

  〈为政4〉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踰矩。”

  〈里仁4〉子曰:“苟志于仁矣,无恶也。”

  〈里仁9〉子曰:“士志于道,而耻恶衣恶食者,未足与议也。”

  〈公冶长26〉颜渊、季路侍。子曰:“盍各言尔志?”子路曰:“愿车马、衣轻裘,与朋友共。敝之而无憾。”颜渊曰:“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”子路曰:“愿闻子之志。”子曰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

  〈子罕6〉子曰: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”

  〈季氏11〉孔子曰:“见善如不及,见不善如探汤。吾见其人矣,吾闻其语矣。隐居以求其志,行义以达其道。吾闻其语矣,未见其人也。”

  〈微子8〉逸民:伯夷、叔齐、虞仲、夷逸、朱张、柳下惠、少连。子曰: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,伯夷、叔齐与!”谓:“柳下惠、少连,降志辱身矣。言中伦,行中虑,其斯而已矣。”谓:“虞仲、夷逸,隐居放言。身中清,废中权。”“我则异于是,无可无不可。”

  〈子张6〉子夏曰: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”

  《孟子》〈滕文公下6〉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与民由之,不得志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此之谓大丈夫。

  《孟子》〈告子下35〉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闲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人恒过,然后能改;困于心,衡于虑,而后作;征于色,发于声,而后喻。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。

  《孟子》〈尽心上9〉古之人,得志,泽加于民;不得志,脩身见于世。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善天下。

  《孟子》〈尽心上33〉王子垫问曰:“士何事?”孟子曰:“尚志。”曰:“何谓尚志?”曰:“仁义而已矣。杀一无罪,非仁也;非其有而取之,非义也。居恶在?仁是也;路恶在?义是也。居仁由义,大人之事备矣。”

  《礼记》〈曲礼上2〉敖不可长,欲不可从,志不可满,乐不可极。